skipnavigation


이 콘텐츠를 보려면 Flash Player(무료)가 필요합니다.


结构与性能

在我国历史中龟甲船的出现是在朝鲜初期。1413年(太宗13)记载有“国王路经临津渡中,看到了龟甲船和假扮倭船在演习战斗的场景”(『太宗实录 』卷25, 太宗13年2月计史)。

1415年(太宗15年)中,左代言卓慎呈报的奏文中有关于兵备的内容,“龟甲船即使与敌船相撞,敌人也不能轻易将它毁坏,可谓决胜之好计策。还望使其更加坚固而巧妙,以备战胜之工具。”(『太宗实录』卷30,太宗15年7月乙未),这说明早在朝鲜初期就已经有了对龟甲船的构思。但具体何种形态和规模未有详解。

此后约180余年间未见到关于龟甲船的记录,直至李舜臣书写的壬辰卫国战争中日记即『乱中日记』2月8日记录中,写有“接到龟甲船使用的帆布29匹”,以后3月27日中写有试验了龟甲船发射大炮,4月12日是写有餐后乘船观看了龟甲船发射地字、玄字炮的记录。且李舜臣在海战取得胜利后呈报的状启中也有提及龟甲船。

另外其它文献记录中也有当时虽未能实现但已经在构思的属于龟甲船类型的船只。李舜臣英勇战绩不断传来的1592年,护从过世子的李德弘呈报给王世子的奏文中禀告了龟甲船的战法和益处。他讲“后背装着许多尖锐铁锥和尖刀,头部埋伏有弩炮,中间部分的板屋内藏有射手.......”,且提及到“据说湖南的将士用它击溃了敌船。”,次年呈报给国王的奏文中附上了龟甲船的构思图并建议制作。(『艮斋集』卷2)

我们通常所说的龟甲船指忠武公李舜臣建造的战船。但目前发掘出的各种文献中出现的龟甲船,只记录有其外部形态和战斗力,并无实际建造所需的详细尺寸。因此无从所知太宗时的龟甲船和李舜臣所讲的龟甲船之关系,只了解到在壬辰卫国战争时龟甲船由李舜臣发明、军官罗大用等实际建造。

全罗左水营龟甲船 & 统制营龟甲船

龟甲船在壬辰卫国战争中发挥了突击舰的功能,战乱后其形态略有变化,龙头变龟头、尺寸也加大等建造得越来越大,壬辰卫国战争结束并经过200余年的1795年(正祖19)中,根据正祖命令收集、整理李舜臣和龟甲船相关资料并刊行的『李忠武公全书』中,大概记录有‘全罗左水营龟甲船’‘统制营龟甲船’图片和建造所需的部分尺寸 。可以说对龟甲船研究是一最为详细的资料。

李舜臣宗家珍藏的龟甲船图2张

此外以李舜臣宗家为首留有几种可衡量龟甲船外形的图片资料。
首先是李舜臣宗家珍藏的龟甲船图2张。这一龟甲船的外形与『李忠武公全书』中的龟甲船又略有不同。象板屋船那样有将台但也有无龙头的,为此部分研究人员以此图为依据主张龟甲船的头部可里外拉动。还有就是留有10余张的朝鲜后期水军操练图中所描写的龟甲船。通常过去以李舜臣的鹤翼阵屏风所传的图片,事实上是排成尖字阵形的朝鲜三道水军训练的场景。这一图中画有相当数将台的龟甲船,这说明至少在19世纪以后这种龟甲船已经得到了普及。

再有1990年代中期某一日报中介绍的‘A Pictorial Treasury of the Marine Museums of the World’(美国皇冠出版社,1967)书籍中介绍有纽约船员博物馆中珍藏的龟甲船图片,当时成为热门话题。这一图片当时引起了很大反响,也提出过部分裁酌模型的可能性。

另外最近公开的两张图片作为指明龟甲船外观的详细资料引起了关注。2004年推定为描写朝鲜时代龟甲船实物的古书画被一美国的韩国人企业家所公开。该图在宽176㎝、长240㎝的绢布上画有具体的形状不同,但有龙头和龟身形态的战船44艘。且详细描绘有龟甲船将台上正在开会的将士、板屋船及小型船舶中检查武器的兵士以及搬运物品的百姓等。

尤其这一幅画中所描绘的龟甲船的前端和中间类似统制营的龟甲船,后面两艘类似全罗左水营龟甲船。但也只是类似并不相同。并不象原来所想的那样低矮至无法配备2层结构,而是有着可安装火炮及发射弓箭的充分战斗空间,加上象板屋船那样在顶层有将台。且最前方龟甲船打开的门中可看到正在安装大炮忙碌的战斗人员,其位置分明显示位于划浆空间上面的2层。这可能在说明龟甲船的上部结构分有划浆的空间和战斗空间相分开的上下2层。从这一点上,学界一角又有主张说浆和火炮布置在同一层时其战斗力有所下降,龟甲船应为3层结构。其主张因该幅画逐渐有了弹力。但类似于统制营龟甲船形态的龟甲船看似同样有二层结构,认为无法断定为3层。
尤其画中最初所使用的石彩(矿物性颜料)在龙头、盾、旗子中留有部分,但部分发现有描过的痕迹 ,且其画风、色彩与部分日本画风类似,需要进一步朝廷慎密验证。

再有一个是在1940年前后绘制的、名为‘朝鲜战役海战图’的一幅画。这张画的作者即太田天洋(1884~1946)是日本非常著名的一历史画家,曾绘画有历史素材为背景的无数画幅被众多博物馆所珍藏。这幅画实际上也在为日本发行的日本海军历史书封面做装饰,因此可能是为了显示日本海军武容而作为‘宣传画’制作,因此多少可能会有些歪曲,但该画对战斗情况的描写内容非常精细。这可能是画家本身对历史的见识,也有可能是国内还不曾了解的日本方的朝鲜水军和朝鲜船舶研究资料为基础绘制的。尤其需要关注的一点是画的左侧出现的类似统制营龟甲船形态的龟甲船。虽然还需进一步慎密研究判断,但也可以此为基础多多少少推定出李舜臣当年建造的龟甲船的形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