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navigation


이 콘텐츠를 보려면 Flash Player(무료)가 필요합니다.


壬辰卫国战争的爆发

丰臣秀吉在与朝鲜交涉决裂后立即调动侵略军下令攻打朝鲜,制订出自己在名古屋指挥作战的计划。
侵略军队除了分为九个军团的十五万八千七百兵力以外,还有九鬼嘉隆、藤堂高虎率领的九千兵力乘船以备海战,宫部长熙率领的一万二千余兵力则随即渡海以备后方警备。此外还有早川长政等率领的侵入釜山管理船只的兵力,由此算来,除了正规军以外调动有庞大兵力,整体数量超出了二十余万人。在日本侵入当时总兵力达到了三十余万人,除出征兵力以外,军队中有十万兵力停留在名古屋,三万军士守备京都。

侵入朝鲜的先头部队是小西行长率领的第一军,小西行长1592年(宣祖25)4月13日率领部队分乘700余艘战船,于上午8时离开大浦港下午抵达釜山前海流域。翌日凌晨抢摊登陆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突袭釜山镇城打响了侵略战争。

釜山镇佥使郑拨迎战倭军战败并殉职,敌军紧接着第二天攻打东莱城,府使宋象贤奋力抵抗终不敌强大攻势而沦陷,本人也殉职。小西部队之后如入无人之境,未曾遇到朝鲜军队任何抵抗,选择中路经过梁山、密阳、清道、大邱、安东、善山,直抵尚州。

加藤朝鲜征伐图

另外加藤率领的第二军于4月19日登陆釜山后,从左路攻克蔚山经永川、军威等地,在闻庆转入与中路军汇合后攻向忠州。同日黑田长政率领的第三军在东莱向金海侵入,从右路经知礼、锦山越过秋风岭后向青州方向进攻。

第四军在金海与第三军一同攻克昌宁后,经过星州向秋风岭移动,第五军尾随第四军登陆釜山后向北攻入,第六军和第七军坚守后方进而北上。宇喜多直家率领的第八军于5月初登陆釜山并接到首尔沦陷捷报后急忙北上首尔,第九军于4月24日停靠在壹岐岛等待下一步侵略。

倭军大举进攻的战报传到朝廷是在战争开始后的第四天,接到前方危及战报的朝廷惊惶失措中议论对策,仓促组织军队以防御鸟岭、忠州的中路和竹岭、忠州方面左路以及秋风岭、青州、竹山方面右路。虽然制订出由各个将领分赴各地区抵御外敌入侵的计划,但长久以来未遭遇过战争的朝鲜整个社会已经“人不知兵二百余年”,军队也只能称之为乌合之众。

巡边使李镒在尚州区域欲阻止倭军的北上,但很快被击破战败,当时庆尚道地区士兵根据制胜方略集结到了此区域,但过数日未见首尔来的指挥将领,群龙无首情况下倭军逼近,整个军心立刻动摇起来,加上连日降雨、军晌供应中断,导致未战先败。后来李镒重新集结已四散的百姓和躲起来的数百士兵匆忙编队,但倭军涌入以后还未正式交战便落荒而逃。

李镒只身逃脱到闻庆以后才得以向朝廷报信,之后原打算退到鸟岭,听到道巡边使申砬在忠州,转道向了忠州。

小西行长的军队4月26日越过闻庆岗于第二天到达忠州,申砬指挥的八千余兵士已经在弹琴台布好背水阵,但是三面围攻配备鸟枪的倭军强大火势下接连败退,申砬仓慌中试图单骑冲进敌阵未果,战败后悲愤之下投身达川江自尽,全军覆没。

小西行长的军队与加藤军在忠州汇合并再次分开转道京几道骊州渡江后经杨根向东路进攻,加藤军从竹山、龙仁抵达汉江南岸。第三军和毛利的第四军也于4月25日到达星州越过秋风岭攻克青州城后从京几道转向首尔。

逃离汉阳(现今首尔)的宣祖

倭军北上入侵的急报不断传来,但在接到忠州战败消息以前,重臣们死守首尔的决心仍未动摇过,主张宣祖避难的部分官僚也懾于大义未敢坚持,只好在28日接纳大臣建议册封光海君为世子并让百官身着戎服以便随时备战。但29日忠州战败消息传来后,议论纷纷的宣祖避难已无暇顾及是非,当晚决定逃离都城避难。

离开都城前令长子光海君前往咸镜道、三子顺和君前往江原道募集勤王兵,随后不久倭军攻入江原道,顺和君随临海君来到了咸镜道。

宣祖西迁之前任命右议政李阳元为留都大将守备都城,任金命元为都元帅防守汉江,但兵备漏洞百出根本无法阻御倭军。夜深后李镒传来状启呈报“倭敌于今明间必抵都城”,发慌的宣祖急忙改穿戎服走上逃难之路,世子光海君紧随其后。

倭军攻入首尔是在5月2~3日,此时守备汉江的都元帅金命元看到敌军鸟枪弹打进指挥总部济川亭,知道已无法守住汉江便退军到临津江,留都大将李阳元也明白都城保不住了随即从首尔撤军。

停留在开城的宣祖一行接到都城沦陷消息后转移到了平壤,后又接到金命元的临津江防御也战败失守开城的消息后,不得不放弃平壤前往义 州。

另外于5月初攻克首尔并以其为根据地暂时修整过后的倭军,渡过临津江兵分三路继续北上入侵,小西行长的军队向平安道方向进攻于6月占领平壤后将其作为了根据地。入侵咸镜道的加藤军队活捉了该道观察使柳永立,尤其是避难到咸镜道的临海君和顺和君以及护卫大臣们也沦为倭军俘虏。入侵黄海道的黑田军队以海州为根据地后,焚烧、平毁了侵占的大部分城镇。

终其结果,从日本改动侵略战争仅仅一个月时间,除了湖南地区以外的大部分领土全被倭军所占领,栖居在义州的宣祖的安全岌岌可危。

但在6月以后,八道全区义兵和义僧军在各地蜂起,替代连战连败的官兵击破了倭军,加上水军的奋力抵抗,整个战势开始有了扭转。尤其于10月晋州牧使金时敏联合军、官、民在第一次晋州守城战中大获全胜。